瞭望|過敏性鼻炎患者暴增,應對慢吞吞且“左右互搏”

  • 2020-09-13 10:35
  •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 近年內蒙古過敏性鼻炎來勢洶洶,發病人數連年攀升

  ◆ 至少已有5年時間,內蒙古各地民眾呼吁,集中力量攻堅,拿出實招緩解病痛。可至今相關部門仍各行其是,尚未形成應對疾病的合力

  ◆ 不少過敏性鼻炎患者懷疑,生態建設中廣泛種植的沙蒿是真正過敏原,然而“目前尚未有權威機構證明”

  ◆ 政府部門一頭種沙蒿,另一頭拔沙蒿,沒有共識,分歧較大,讓公眾無所適從

  夏末秋初本是內蒙古最美麗的時節,可很多人卻緊閉門窗,害怕出門,只為躲避一個讓他們苦不堪言甚至可能威脅到生命的敵人——過敏性鼻炎。

  過敏性鼻炎是一種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有陣發性噴嚏、清水樣涕、鼻癢和鼻塞等癥狀。

  近年,過敏性鼻炎呈大流行趨勢,內蒙古更是泛濫成災,當地群眾連年叫苦不迭。可由于對沙蒿與過敏性鼻炎的關系研究不足,有關部門的應對要么靜悄悄,要么慢吞吞,甚至這頭種沙蒿,那頭拔沙蒿,被指“左右互搏”。

  折磨人的過敏性鼻炎,何時能盼來好轉?

  從打噴嚏到喘不上氣 蒿屬植物惹人怨

  患過敏性鼻炎3年的呼和浩特市民朱先生,早已習慣每到8月就噴嚏不斷、眼睛紅癢、咳嗽不止。

  但今年很是不同——他明顯感到喘不上氣。

  朱先生趕往醫院檢查才知道,原來自己被診斷為過敏性鼻炎引發的支氣管哮喘。這讓朱先生難以接受:“才3年,咋就成哮喘了?”

  備受折磨的不止朱先生一人。近年內蒙古過敏性鼻炎來勢洶洶,發病人數連年攀升。

  內蒙古人民醫院耳鼻咽喉教研室主任劉曉玲介紹,過敏性鼻炎可引發鼻竇炎、結膜炎、中耳炎等疾病,其中一些人病情加重后可能發展為致死性疾病——過敏性哮喘。

  巴彥淖爾市五原縣78歲的農民王二虎發展成過敏性哮喘多年,時不時需要搶救。“自己遭罪,全家人受怕。”王二虎說。

  我國過敏性鼻炎患病率最權威的統計來源《中國過敏性鼻炎診療指南》顯示,從2005年至2011年6年間,我國成人過敏性鼻炎患病率從11.1%上升至17.6%,估算患病人數大約增加1億。

  劉曉玲援引內蒙古衛健部門的研究表示,目前呼和浩特、赤峰、鄂爾多斯三地城市及農村過敏性鼻炎確診發病率已經達到17.1%;兒童發病率逐漸增多,出現2歲患兒。另一研究顯示,錫林郭勒草原地區過敏性鼻炎自報發病率高達32%。

  多名醫生用“暴增”形容內蒙古近年過敏性鼻炎的發病態勢。“每到8、9月過敏性鼻炎患者翻番增長。”內蒙古人民醫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醫師劉曉琴說,“平日接診的鼻炎患者有100多人,多的日子竟達到300多人,這是過去沒有的。”

  相較于過去模糊的認知,如今過敏性鼻炎的過敏原趨于明晰。北京同仁醫院院長張羅介紹,北方地區秋季主要過敏原是草花粉,南方地區以螨蟲為主要過敏原。

  內蒙古衛健部門研究結果也顯示,蒿屬植物中的黃花蒿花粉是內蒙古地區的主要過敏原。

  內蒙古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王博謙等專家認為,黃花蒿與沙蒿的致敏蛋白具有同源性,對黃花蒿過敏往往也對沙蒿過敏。

  對此,北京有關專家認為,目前尚未研究出二者的明確關系。

  群眾千呼萬喚 有關部門不夠敏感

  暴增的發病態勢、龐大的患病人群、痛苦的疾病折磨、持續的治療花銷,讓原本只是健康問題的過敏性鼻炎,發展成社會關注的民生問題。

  據本刊記者了解,至少已有5年時間,內蒙古各地民眾呼吁,集中力量攻堅,拿出實招緩解病痛。可至今相關部門仍各行其是,尚未形成應對疾病的合力。

  2016年,內蒙古政府安排專項資金,由衛計部門牽頭啟動“氣傳致敏花粉與過敏性鼻炎患者相關性研究”項目。該研究項目于去年結束,已產生一些涉及患者人群、過敏原等方面的研究成果,但相關成果尚未公開發表,社會公眾和林草等部門對這些信息尚不知曉,研究成果暫未有效指導應對措施制定。此外,內蒙古人民醫院等單位也在樓頂開展花粉濃度監測及播報等。

  但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過敏性鼻炎防治還要取得林草、氣象等部門的配合。

  記者獲悉,長期以來,不少過敏性鼻炎患者懷疑,是生態建設中廣泛種植沙蒿引發大面積過敏。對于民眾的疑惑,內蒙古林草部門多年來卻從未回應公眾關切,也未采取行動厘清真相,甚至繼續小面積補播沙蒿。

  當記者提及蒿屬植物是主要過敏原時,內蒙古林業科學研究院科研處處長劉清泉回應稱:“目前尚未有權威機構證明,沙蒿是過敏性鼻炎的真正過敏原。”

  另一面,一些地方政府如呼和浩特、包頭等地,則在今年夏末啟動“除蒿行動”——清除沙蒿等蒿屬植物。

  對“除蒿行動”,劉清泉認為“很荒唐”。

  可無論如何,這樣一頭種沙蒿,另一頭拔沙蒿,部門之間沒有共識,分歧較大,還是讓公眾無所適從。

  此外,氣象部門精準預報花粉濃度,對于預防和緩解過敏性鼻炎十分重要。但據了解,目前內蒙古僅有呼和浩特市氣象局剛剛開展花粉濃度監測預報服務,基于資金等多方面因素限制,僅設立了2個監測點預報全市1.7萬平方公里的情況,準確率有待提高。

  呼和浩特市氣象臺臺長楊彩云說:“沒有林草部門的植被分布圖,沒有衛健部門的致敏花粉類別,氣象部門不知道重點在哪些方位、重點監測哪些花粉,監測預報服務有缺憾。”

  對于內蒙古人民醫院在樓頂開展的花粉監測與播報,一位氣象專家坦言,由于與氣象部門缺乏配合聯動,準確率有待商榷,因為花粉監測有專門標準,需要離地1.5米至2米間進行。


  ▲ 9月2日,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氣象臺工作人員在利用顯微鏡監測花粉顆粒數安路蒙攝

  明晰原因聯手應對

  近年,除內蒙古外,陜西、甘肅等北方多地的過敏性鼻炎發病率也在走高。面對百姓日益強烈的呼聲,多方建議要以人民為中心,急百姓所急,多方聯動、積極應對。

  首先,要高度重視疾病。陜西愛暖人間公益中心負責人陳麗娟認為,陜西、內蒙古等地近年過敏性鼻炎患者眾多,已經成為公共衛生問題。朱先生等鼻炎患者建議,相關部門需切實認識到過敏性鼻炎防治的重要意義,增強過敏性鼻炎防治的緊迫感和使命感。

  其次,盡快明晰北方地區過敏原,為決策提供支撐。目前,內蒙古等地生態建設中普遍種植的是沙蒿,而由于皮膚點刺過敏原檢測蒿屬僅能檢測黃花蒿一種,未開展沙蒿檢測,沙蒿與過敏性鼻炎的關系仍然模糊。只有揭示出黃花蒿和沙蒿的關系,才能厘清沙蒿與過敏性鼻炎的關系,進而為開展植被替換、花粉監測與預報等多部門聯動提供科學依據。

  第三,部門聯動攜手應敵。劉曉玲表示,過敏性鼻炎防治是涉及多個部門的系統工程,建議政府組織衛健、科技、林草、氣象等部門分工協作,做好流行病學調查、變態反應診療中心建設、花粉濃度監測與預報、合理改良或調整植被種植等工作。楊彩云建議,由林草部門提供植被分布地圖,衛健部門提供致敏植物種類,科學指導氣象部門設置花粉濃度監測站點,監測到的花粉濃度數據進而也為衛健、林草部門提供決策參考。

  第四,走出認知誤區科學應對疾病。劉曉玲建議,過敏系綜合因素造成,民眾的注意力及科學研究不能只盯住過敏原,還與個人的過敏體質、空氣、濕度等因素相關,應全面認識這一疾病。同時,患者還要走出“挺挺就過去”“不信專家信偏方”等誤區,早預防、早控制、早治療,實現過敏性鼻炎科學防治。(記者 王靖 安路蒙 魏婧宇)

?

分享:

責任編輯:徐梅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6487214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公式 11337期体彩排列3 快3选号助手下载 股票期货配资10倍文案 湖北快3遗漏号码 东商期货配资 腾讯幸运28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中任一多少钱 宁夏11选5玩法 浙江快乐12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双色球专家计划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合法 湖北11选五的玩法规则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