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野蠻生長” 研學旅行亟須典型化標桿指引

  • 2019-11-26 09:51
  •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三年“野蠻生長” 研學旅行亟須典型化標桿指引

  2016年11月,教育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文化部等11個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劃、加強研學旅行基地建設、規范研學旅行組織管理等要求。3年來,學校、旅行社、文旅機構等進行了廣泛探索,研學旅行已成為熱門詞語。

  近日,由人民日報社人民文旅智庫與中華兒童文化藝術促進會研學旅行委員會聯合主辦的“研學旅行現狀、挑戰與未來”研討會在北京召開。會上各路專家、業者就當前我國研學旅行發展特征研判、研學與旅行同頻共振難點與解決之道等話題進行了深入交流。

  “研學旅行是一個社會化、綜合性的話題。”十三屆全國政協社會與法制委員會副主任陳敏智建議,在研學旅行越來越熱的發展過程中,各部門要繼續通力合作,努力在出行安全體系、責任體系、工作機制、法律體系、學習機制、保障體系、網絡安全體系7個方面的建設上取得進展,讓孩子們能“學得透徹,游得盡興”。

  “隨著行業進入洗牌期,規范我國青少年研學旅行發展將成為新要求。”人民文旅智庫理事長首席研究員吳若山說。

  中國教育學會原常務副會長郭永福說:“目前我國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呈現城市好于農村、名校好于普通學校、非畢業班好于畢業班、東部好于中西部、經濟發達地區好于欠發達地區的特點。”

  研學游中“小苗頭”“小問題”長大變胖時,治理成本會很高

  我國研學游目前依然處在起步階段,郭永福說:“有些行程能給孩子帶來獨特的人生體驗,但多數學校還是就近從簡,沒什么經驗可談。課程沒有設計,只是出去走走。而安全的無限責任,成為研學旅行的‘攔路虎’。如果不和素質教育掛鉤,也難得到家長的認可。收費是部分家長抵觸的原因,而困難家庭如何補助還沒有政策保障。這些原因限制了能力有限地區的學校開展研學旅行活動。”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研學旅行研究所所長王曉燕認為,目前對研學旅行怎么定位,如何認識還不統一。“研學旅行應該是教育教學活動,而不應該是教育旅游。實踐育人是教育部的初衷,是育人改革的一項措施。3年來,研學旅行雖然經過突飛猛進的發展,但依然在初級階段,存在簡單粗糙、夸大宣傳等一系列問題。在地方推進中,教育與旅游兩個部門各有主導,但這是教育方式的變革,不是旅游+教育”。

  “比如博物館,不少國家已經發展為教學場所,我們還在簡單地參觀。國內5000家博物館每年接待大量學生,但是沒有教室,只能參觀,這樣的走馬觀花不是教育。”王曉燕說,“我們還發現,有些景區不具備條件就成為研學基地。某著名5A級旅游景區接待研學團午餐的地方,墻上寫著‘舌尖上的艷遇’。導游在景點講解的時候,把山峰說成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的故事!參加研學旅行的都是中小學生,5A級景區尚且如此。令人擔憂。”

  王曉燕認為,要思考改變學生的什么,發現并解決問題才是教育。研學旅行需要設計課程目標,統一價值觀念。“目前,市場上的產品存在單一性、同質化、沒標準等問題。老師的能力沒有認定,導游的準入沒有標準。因為沒有衡量標準,所以低質量產品才能進入市場。頂層設計需要完善,不能教育、旅游兩個體系,多個標準。研學需要課程化、導師專業化、行程規范化,必須強調教育的第一屬性。”

  “當前許多對研學旅行亂象的認識,存在流于表面不夠深入的情況。如大家比較容易發現研學旅行中導游詞不準的亂象,卻不能發現背后缺少規范與質量監管的本質;比較容易發現‘游’大于‘學’的亂象,卻不能及時指出‘學’擠壓‘游’的傾向;比較容易指責旅行社出現的問題,卻不能發現教育培訓機構缺少保險、課程設計偏向課堂的短板。”吳若山提醒,在起步階段,有關部門和學者應該加強對研學旅行亂象本質的研究和質量監管。如果不未雨綢繆,提前做好功課,當前只抓表面亂象,而不抓住本質,那么等到“小苗頭”“小問題”長大變胖時,相關治理的行政成本會很高。

  標準缺失導致野蠻生長

  中國旅游研究院戰略所所長吳普說:“目前,解決研學旅行產品‘游’大于‘學’的問題,是共識。但怎么解決?沒有方案。假期中家長帶孩子旅行的比例非常高,家長對研學旅行產品的需求很大。學校也有開展研學旅行的意愿,可怎么干?沒政策。現在缺乏正向評價來引導,制定研學旅行的量化考核標準變得很重要。”

  “旅行也是教育的有效方式。開展研學旅行時,我們不能談游色變。”吳若山提醒,研學旅行是教育與旅游的跨界融合,它既不是將學生搬到旅行中去,也不是將課堂搬到校外。如何把握“研學”與“旅行”的度,需要有關主管部門與研究學者擺脫一孔之見,以廣闊的視野來審視這一新生事物。如果在研學旅行中一味擠壓旅行的時間與份額,那么研學旅行就喪失了走出課堂的初衷,背離了政策的本意。

  已經成功運營了69期研學旅行的從業者、親子貓(北京)國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魏巴德表示,從業界角度看,當前研學旅行處于初級階段,冷熱不均、良莠不齊。“體制內冷、體制外熱;教育冷、文旅熱;實踐多、理論少。”魏巴德說,“當前研學旅行的課程設計、教師準入門檻、安全標準等還不明確,大家都還在摸著石頭過河。建議主管部門盡快加強標準建設”。

  清華大學社會學學院副教授何曉斌說:“在中國知網搜索研學旅行的文獻,2016年以前只有40篇,3年后已經增長到450多篇,說明研學旅行的熱度在這3年里增長很快。如何讓學生在旅行中獲取知識,需要在教育理論和教育方法上創新。”

  何曉斌認為,研學旅行對基礎教育提了一個前瞻性的要求。在基礎教育階段,學生主要是接收,到研究生階段才要創造新的知識,“在旅游中獲得知識,需要的獨立思考能力對中小學生來說很難。對學生的社會交往能力、表達觀點的能力要求也很高。高校有這樣的培養模式,對中小學教師要求有點高。”

  樹立行業標桿很必要

  文化和旅游部產業司原二級巡視員蔡家成表示,如果研學旅行只能由學校組織,授權機構參與,就把整個行業限制死了,還是應該多樣化。

  吳若山也認為:“研學旅行的公益性原則存在僵化執行,沒有配套政策和資金的情況下,僵化強調公益性是和企業的營利性相矛盾的。而且,減免貧困生費用的主體需要明確。”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標準創新司行業和地方管理處處長宋國建提出,在研學旅行標準制定和實施過程中,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主體作用,注重企業主體、協(學)會在實踐和理論研究中的作用。“未來標準化的方向是,企業的團體標準是優秀線,國家標準是及格線,這樣才能引導市場向健康方向發展。研學的評價量化體系可以先由行業協會建立自律體系,樹立行業標桿。政府制定的標準是紅線,用來淘汰不合格的企業”。

  “研學旅行要注重推行典范引領。”中華兒童文化藝術促進會研學旅行委員會會長勞立江建議,可以從各地找典范、從實踐企業中找樣板、從示范學校中找范例。同時,轉型而來的旅行社、教育機構、景區可以圍繞研學旅行工作展開交流,從而培養研學導師、開發特色研學課程;各地高校,尤其是有旅游管理專業的學校,應該加強對研學旅行的研究,為業界和主管部門提供更多參考。(記者 鄢光哲)

分享:

責任編輯:石毅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74501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赌博代理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金牛股票配资合法吗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 棋牌游戏大厅 多江西彩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玩法说明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北京快三基本一定牛走势图 排列5近500期走势图 快乐十分漏洞在哪里 天津快乐十分兑奖期限多久 股票涨跌测试器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